【蹲点调研】新农民 新生活——崇礼采访手记

2019-09-29 14:19:07

张家口市崇礼区现已运行的7家滑雪场,全部位于四台嘴乡和崇礼城区所在的西湾子镇辖区内。在崇礼蹲点调研期间,记者明显感觉到,所接触到的几名农民采访对象已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农民,其工作和生活方式更像市民。

端上“雪饭碗”

33岁的曹雅茹,户口还在四台嘴乡窑子湾村,但因为在城区经营着4家雪具店,早已买了房,常年生活在城区。

她曾和同村的男朋友在天津打工。2008年,两人谈婚论嫁,决定回崇礼发展。“在天津立足的压力还是比较大,而随着滑雪旅游业的发展,崇礼的机会越来越多,所以我们决定回来。”

婚后,爱人先后在多乐美地、密苑云顶乐园和翠云山·银河滑雪场做索道技师;曹雅茹先在万龙滑雪场雪具大厅打工,2012年看到城区雪具店兴起,再加上大女儿上幼儿园需要人照顾,她便从万龙辞职,和朋友一起开起雪具店。

雪具店生意不错,2014年冬,瞅准北京携手张家口申办冬奥会的机遇,曹雅茹“增资扩股”,把父母和妹妹、妹夫也拉进来,将雪具店扩张至3家;2018年,又新开了一家店。

“我们走的是中高端路线,我爱人2015年去英国、法国考察过,店里直接从国外进货。”她说,他们前前后后为此投进去150多万元,目前店里的雪服、雪鞋、雪具等有800多套。

开雪具店挣不挣钱?

“还可以吧,但竞争越来越厉害!”曹雅茹坦言,2017年自家店毛收入达150多万元,去年则只有70多万元。“崇礼的雪具店有百十来家了,自带雪具的雪友也越来越多,所以雪具店不像以前那么好干了。我们正在考虑转型,做成精品店。”

6月1日,陪小女儿参加完儿童节活动,曹雅茹赶紧到雪具店整理清洗完运回来的雪服,5岁的小女儿在一包包滑雪服堆成的“小山”上跳来跳去,尽情玩耍。

“如果我算崇礼的‘雪二代’,她们明显是‘雪三代’了。”曹雅茹说,自己的父亲曹文是崇礼第一家滑雪场——塞北滑雪场兴建时培训出来的几名农民教练之一,是崇礼最早学会滑雪的那批人。父母虽然还在家务农,但她和妹妹都捧起了“雪饭碗”,“妹妹和妹夫也都在滑雪场工作”。现在,自己的两个女儿也都已经学会滑雪了,“相信她们的生活会更好”。

“风水轮流转,以前咱是年年冬天守着雪却怕雪——因为雪大了封路,谁家要是有个病人要送医院可真急;谁想到到头来竟要靠雪吃饭。”35岁的四台嘴乡马杖子村党支部书记范志刚说,村里1300多口人,大概有300多人在滑雪场从事绿化、保洁、客服等工作。

据介绍,四台嘴乡分为前沟和后沟。以前前沟有采矿企业,后沟没企业,后沟人多去前沟的矿上打工挣钱。48岁的四台嘴乡棋盘梁村村民张小军就在附近一家金矿干过,主要负责打眼爆破。

“那可不是个长法。”张小军说,矿渣乱堆占地扬尘、矿坑回填不及时造成附近地陷屋塌的就别说了,关键是对矿工健康不利。“口罩里的防尘纸,一天换五六回,放进去时雪白,等拿出来就黄了。在矿上干了几年后,我老觉得自己胸口痛,怕得矽肺病,赶紧到医院查了查,幸好没事儿,干脆就不干了。”

后来前沟的采矿企业也陆续关了,后沟建起了几家滑雪场,前沟人开始去后沟打工挣钱。张小军自己则在中信建设有限责任公司崇礼太子城项目部谋了个保安队长的工作。

“这里正在建设太子城冰雪小镇,你们看那效果图,建成后多漂亮,这不也是座‘金矿’?这‘雪饭碗’,比在矿上拼着命挣钱强多了!”他兴奋地憧憬着。

“新市民”的生活

在滑雪场工作,住在城区,乘班车上下班,8小时工作制,单位管饭,有双休日——如今,这是不少四台嘴乡“新农民”的就业方式。

5月29日,太舞滑雪小镇。让人沉醉的蓝天白云下,石永娥正和同事们排成“一”字形,认真捡拾垃圾。

今年48岁的石永娥是四台嘴乡营岔村村民,太舞滑雪小镇物业公司保洁部领班。2015年,为建设太舞滑雪小镇,营岔村整体拆迁,村民都安置到城区居住。太舞滑雪小镇为每户提供至少1个就业岗位,如今该村有30多人在这里工作。

石永娥说,进城前,自家种了20多亩地,养了几十只牛羊。夏天忙着侍弄圆白菜,6月份种菜的时候尤其辛苦——她和丈夫早上4时就得起床,从苗圃里拔上菜苗,然后去地里猫着腰一棵一棵地栽,晚上10时回到家,累得腰都快直不起来了。冬天地里没活儿,可要把寄养在外的牲口赶回来自家喂,每日添草喂料,也不得闲,手被冻得皲裂、生疮是常事。

现在,石永娥感觉自己成了“工人”。

“我们都是签了劳动合同的。太舞四季运营,我常年上班。每天工作8小时,在单位食堂免费吃饭,上下班班车接送,一个月可以休息8天。每月工资3600元,还给上五险一金。”

记者看石永娥描着眉,脸上化着淡妆,问她是不是很爱美?

“谁不爱美啊?可以前天天风吹日晒、烟熏火燎的,没法化妆。”石永娥说,家搬到县城后,她很快就去买了化妆品。

自己美,也要环境美。石永娥说,因为长期从事保洁的工作,她都快“形成职业病”了,无论是在住的小区还是路上,看到哪有垃圾,“不捡到垃圾箱就不舒服”。让她高兴的是,“崇礼越来越干净、越来越美了”。

曹雅茹也觉得,这些年崇礼街头最大的变化就是卫生保洁越来越好。“垃圾箱都是分类的,还写着‘北京环卫集团’的字样,听说是引进了北京的管理。”

“新农民”们怎么安排自己的休闲时光呢?

“回娘家。”石永娥说,她的娘家在赤城县,虽说翻过山就是,可山路不好走,骑摩托车绕崇礼得走近百里,再说家里地里的活儿不断,所以以前一年她也就能回去一两次。

“现在住城里,有了双休日,家里也买了车,开车回去一趟只要40来分钟。我没事也能常回家看看,帮父母刷刷筷子洗洗碗了。”说到这,石永娥满足地笑了。

张小军则说自己没事时,喜欢开着车在附近转转。“以前出门少,就是张家口其实好多地方也没去过,现在得好好看看。”

年轻人却喜欢“诗和远方”。“这几年,我们每年带父母和孩子旅游一次。”曹雅茹说,他们一家已经去过江西、四川、云南和海南,以后还想带孩子去国外的滑雪场看看。(记者王伟宏、高振发)